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阿战曹沫小说-路未止心不烬在线阅读

菡馨网 时间:2020-10-15 14:08:52 来源:菡馨资讯网
路未止,心不烬路未止,心不烬第5章

继续沿着植物图样一路搜寻至今,曹沫只剩下孤身一人,这一路他经历了大半生没经历过的惊险恐怖,他的伙伴一个个死在他身边,野外的生物,没见过的疾病,杀死了他身边的十七个人,这使得已经40岁的曹沫陷入了迷茫,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预想,原本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曾经是有过惊喜的,却因为至今没有结果,而使得他觉得度日如年。

他不是没有想过转头回去,回到他的实验室,在那里他也许还能找回归属,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有么有能走回去的命,也许还没走到一半,他就死在回去的路上了,似乎只有继续探索前进,才能让他觉得自己死的没有那么苍白。

在远远的看到那挂满果实的树的时候,曹沫原本只是想采个果子来吃,可是那树下有两只趴卧的巨虎,曹沫只能躲在远处的石头后看着。这两只虎都应该是经过基因改造的,大概率是被放出来的那批,只是是什么原因没有被收回,他还不清楚。那两只虎拥有十分巨大的体型,再配上尖利的獠牙,还有他们□□掌时,会露出软垫间夹着的锋利的尖爪,他们的爪尖有如钢铁巨刃,锋利的好似金属,闪着阵阵寒光。这两只虎的的特点在曹沫面前显露无疑。那份不断向四周散发的危险气息,都昭示这这对儿老虎并不好惹。

曹沫之所以没有赶紧绕道离开,大概是因为在巨虎的不远处,有一条安静的盘着的蛇,那蛇时而吐吐信子,时而抬抬头,状态悠闲而安逸。两种顶级猎食者在一个地方休息,这本就不可能,而此时的他们却丝毫没有要相互争斗的紧张,各自占据一块地方,并且互不打扰,这些情况场景又莫名其妙的和谐,得曹沫不得不停下脚步。

这里的阳光越来越热,曹沫有大半天没有喝到一口水了,太阳晒得他有些晕晕乎乎的,一个人的孤独也使得曹沫开始不断打瞌睡,半睡半醒间,他听到了树枝淅淅索索挪动的声音,这声音响了很长时间,也不知道是不是风有点大,竟然一直响了好半天。曹沫迷迷糊糊的听着这声音,意识也越来越不清晰。等到曹沫的意识开始回笼,那淅淅索索的声音已经消失了,树叶也都好好的在树上,那声音好像从没出现过,曹沫迷迷糊糊的好像看到了过去,曹沫觉得伙伴们越走越远了,曹沫想是不是他们迷路了?这种想法惊醒了曹沫,他打了个寒战,抬头仔细的看向四周,没有发现异常。曹沫抬起头来,望望那些巨兽所在的位置,那条巨蛇已经不见了,两只巨虎身边却多了一个小虎。

那小虎尚不足手臂长,小虎身上的毛还黏答答、湿漉漉的,四肢也软软的站不稳。那两只巨虎不断的帮它舔干身上的毛。曹沫很遗憾,在一个幼崽出生的时候,他竟然因为自己打瞌睡而错过了。曹沫蹲在那里很久,那两只虎终于带着幼崽走了。

曹沫肚子一阵鸣叫,他才想起来,自己是要去树上摘果子的。走到树下,曹沫抬起头,这时他才发现,树上的果子一个也没有了,不知道被什么动物摘走了,那些成熟的果子一个都不在了。曹沫想爬上树去看看,他摸摸粗糙的树干,这树的树枝突然动了。原来这树竟然是有异能的,他还没去爬树,那树上的树枝却朝着他伸过来,曹沫吓了一跳,那条伸下来的树枝在他胳膊上捅了一下,胳膊一下子就被捅出血了,然而那条树枝,在接触到曹沫血液后,却仿佛受到了刺激,枝条疯狂甩动了起来,最后那甩动的枝条先是寸寸爆裂,然后齐根断裂掉了下来,落在地面的刹那就化成了尘土,消失在地面。

树枝消失后,周围陷入死寂,即使树丛间有风吹过,这颗大树的叶子也全部纹丝不动。虽然经历了这种惊吓,曹沫却也没有选择离开,因为有一个源于心底的声音告诉他,他会在这颗树身上找到一些他想知道的答案。

曹沫在之后的日子里,每一天都到这大树旁边绕一圈,他想在这里找到一个答案,在他看到各种各样的动物来到这里之后,这种想法越发坚决,这些动物没有哪一是单独来的,哪怕是昆虫,只要是出现在树下,就都是两只一起出现,这些生物停在树下,然后那树便会伸下来一根枝条,伸下来的树枝会在他们身上分别戳一下,在沾上两者的血液之后,那根树枝第二天就会生出个小小的果子。

这小小的果子会在那根枝条上慢慢长大,长成大果子,哪怕是在七八个月的夜年里,即使枝条见不到阳光,这树上的果子也不会停止生长,每种生物的果子都是不太相同的,要么带有一定的种族特征,要么显现出不同的光泽,仔细观察这些果子,曹沫发现里面有一种果子有着金色的光泽。

直到白昼再次到来,曹沫才见证了这果子的神奇,果子里诞生出了新的生命,每种有着不同光华的果子,都是不同的生物。那金色的果子是一对巨猿的,出生的小猿不同于他的父母,眼睛里总是有浅金色的流光,那只小猿看起来非常聪明。

跟着那对巨猿,曹沫发现他们生活的地方不远,是生活在北边的一座大山里,曹沫每天喝的水都是从那取的,他取水的地方是山下的瀑布池。

曹沫借着常去取水的机缘,和那小猿成为了朋友,那对巨猿看他毫无威胁,也就默许了他接触小猿。曹沫一边观察小猿,一边教会了小猿手语,还向小猿讲述了人类的文明和科技。

小猿是个好学生,曹沫教了它自己的会的很多知识,而他也非常努力的去学,甚至只用了三年就学会了不少。曹沫已经不知道该继续教他设么,因为更复杂的东西他听不懂。但这小猿的出生和学习能力都有很深的意义,而这也让曹沫心惊,他想这几乎可以说是另一个智慧物种的崛起了吧,是不是也以暗示着人类文明可能会衰落。

因为那大树就是生物继续繁衍的秘密,可是他却不愿接受人类的血液,经历了曹沫的出现,他会伸出树枝的对象也排除了人类,曹沫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要淘汰人类种群,可是人类也的确走投无路了。

曹沫不再观察那些动物,而是专注的观察那颗大树,曹沫发现,这树每到夜年的时候,都会生出幼芽,这些幼芽很小,藏在不显眼的位置,但曹沫没有看到任何一颗幼芽脱离大树,这些幼芽在夜年出现,在昼年来到前消失,曹沫猜测幼芽是被大树吸收了回去,曹沫觉得按照他能想到的自然规律,这些幼芽应当是可以独立存活的。

曹沫想,他要从那树上偷下来一颗幼芽,这个想法不管成败,都会影响到人类的命运,成功便是阳光和未来,失败便是风雨和死亡。

曹沫回忆,古往今来人类这个种族,怎么都算是靠着行窃才繁衍起来的种族吧,从鲧为人类盗取息壤,到普罗米修斯为人类盗取火种,在生存和进化的难关上,总有人会为人类偷点什么,曹沫也想偷到对的东西。

曹沫为此谨慎的做了准备,他用厚厚的一层泥浆涂满全身,泥浆里裹了动物的粪便,这可以掩盖他自己身上的气味。

曹沫慢慢的爬到树下,他看中了一颗位置适当,又长得很壮的蓝色幼苗,那小苗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它在夜晚的风里探出两片叶子,把身体悄悄的藏在大树的褶皱里,月光般的蓝色流动在它的身边,天空落下乳白色的月晕,如同少女的纤纤玉手,抚摸着这颗在夜年才会出现的生命。

曹沫避免着触碰到大树,向着小芽移动,而这小小的幼苗长在树的下半部分,但比他预计的要高一些,曹沫踮起脚尖,却不敢大幅度的晃动身体,为了控制住平衡,他尽量用腰部发力控制着身体,这让他抖成了一个筛子。

幼苗的根又长又细,细根攀附在树表面的苔藓上,这些根尽量扩大着自己的面积,吸收着树干上的露水,幼芽唯一和大树连接地方是生芽处的那一点,曹沫用指尖轻轻地把每一个细根从苔藓上分开,最后用带来的小刀挑破生芽点的坚硬外皮,他用力一掰,他梦想已久的幼芽便到了手。

而掰下幼芽的动作刺激了大树,大树的枝条携着破风声抽了过来,曹沫低头躲过第一根树枝,另一根树枝也紧随而至,曹沫手中拿着幼芽,他不敢用力气,面对不断抽来的枝条,躲过了这个就迎上了那个,连滚带爬的把一身泥沾成了两身,在枝条抽来的空隙里,曹沫用一块手绢包住幼苗的根,最终他成功逃出了大树的攻击范围。他想要是他躲得不够快,他要么会被扎成筛子,要么会被抽成肉泥。

曹沫觉得最困难的应该是偷到幼芽,毕竟要养活一颗植物并不复杂,曹沫的心里认为想养活幼芽并不会太复杂,曹沫找个了土壤肥沃、水美物丰的地方把它种下,但是这棵幼苗种下去后,足足三年却丝毫没有生长,甚至还越发表现出蔫哒哒的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。

曹沫为了这幼芽堆过肥,可是这肥还没埋下去,幼芽就拔出自己的根要跑。曹沫去找来化肥,幼芽又气得跳脚。

所有曹沫能想到的方法,都不能够让幼芽生长,曹沫只能改换了方向,他用自己猎到的动物的血肉,幼芽用根怼了怼却也转身就走。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曹沫因为捕猎意外受伤,曹沫的鲜血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小芽身上,蔫哒哒的幼芽一下来了精神,它用细小的根贪婪的吸允着鲜血,然后终于憋出了一片新叶子,也因为曹沫的血被它吸收,曹沫发现他能和小树沟通了。

经过一番沟通,曹沫才知道原来每一颗这种树幼芽,都要依靠一个种族才能长大,在第一轮生长时他需要这个种群的奉献。

这轮生长建立在这个种群的消耗之上的,通常野兽的种群会在将死之时,由最健壮的成员来到成年的树下,他们会偷来一颗幼芽,然后老年的生物会咬破自己的血管,用生命最后的力气灌溉幼芽,当然也有一些种族不是这样的,可是幼芽说,人类又是智慧生物又这么弱小,就只有这种方法合适了。最终那些种群会用这些方式不断养一棵棵巨木,而这些巨木在完成生长之后,也会为这群生物的进化繁衍贡献一生。

但通常这些幼芽和巨木都不会选择智慧生命,越高等的生命的进化,越需要复杂的过程,越是复杂的过程,越要付出的更多,人类进化的水平很高,却又很低,幼芽认为人力承担不起进化必起要付出的代价。而且已经进行过漫长的进化的人类有着复杂的基因,这对于幼芽们也是很大的挑战的,毕竟每种生物都有自己的进化程序的,繁衍和进化总是会同行的。

幼芽说他们不是地球的原生生命,所以他们更想要通过自己的繁衍,一代代的促进一个新的物种的进化,这样的进化循序渐进,没有太高的风险,或者只繁衍低等生命,一直由这些生命供养。

幼芽说,它和很多在幼年期喜欢吃荤的生物一样,他们需要供养,或者是血液,或者是这个物种所特有的原生能量,曹沫想试试自己的异能,但是却使不出来。

小树说长大之后他们会慢慢自行从环境里吸收能量,或者从地下找到自己需要的能源,只是人类是否能够提供足够的能量,让幼芽足以完成生长过,这个过程需要的能量非常多,幼芽对这件事持怀疑态度。幼芽说没有原生能量的情况下,高等智生物的巨木成长和进化需要用纯血供养,而繁育其他生物并不追求纯血。所以那些低等的生物能在任何生物供养出树上繁育后代,也就是曹沫之前看到的那种情况,

所以如果曹沫想要继续养大他,便要一直提供血肉,而且只有人类的血肉,因为这样他们才能适应人类的进化和繁衍,曹沫盗取它的时候,它的根沾到了曹沫的血,幼芽说,如果现在曹沫要是不养它,他也只能死去了。但是幼芽说,曹沫仍然有权选择,它还不算活着,现在死去也不可怕。这种可怕的逻辑让曹沫迷茫了,人类从来都是活在道德上的生物,从来不会用杀死一个挽救另一个的方法生存,但此刻不做这样选择,人类会灭亡。但这样的生物,真的能带领人类走出困境吗。人类的数量已经那么少了,要拿什么养大他?

%%%%%%%%%%%%%%%%%%%


在线客服系统 http://www.easyliao.com/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菡馨资讯网